Cinthus

一点存货

约翰凯奇

前文:http://richbitchjabbathehutt.lofter.com/post/1e74547a_f1cedad

      一开始,他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他被白色的冷光环绕着,两盏灯医疗灯像枪口一样对准了他。他试着动了动,掀开身下硬邦邦的像纸一样的一次性床单,底下是军绿色的薄床垫。接着,他闻到一股熟悉的,不容忽视的气味,朗姆洛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有人想我了。”朗姆洛的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  他记起来了,这里是九头蛇基地的一个密室,但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,他才会被带到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他本能地向后退,但热潮降低了他的反应速度,他的头撞到了墙上,脊背贴着冰凉的墙壁。已经无路可退了, alpha的信息素像蛇信子一样舔舐着他。

      “搞什么?妈的他们总是这样,连厕所都布置得像他妈座实验室。”朗姆洛慢悠悠地把那两盏灯踢开,光线投射到对面的墙壁,映出两个古怪变形的影子,周围一下子暗了下来,冬兵又躲回他熟悉的黑暗里。他弓着背,瞪着面前的人,身体僵硬,在攻击和防卫两种状态中犹豫不决,但本能却命令他将自己打开,他屈起腿想要抗拒这个命令,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跪坐在床上,仿佛这样就能把弱点隐藏起来,不知道是谁给他套了件病号服,不过他倒宁愿什么也没有,此刻任何一点摩擦都能让他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  “你怕我?宝贝,你怎么每次都这样?这就有点伤心了,我他妈的可比那些人温柔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叫温柔,没人告诉过他什么叫温柔,也从来没有人要求他温柔。他们用最简单的词下命令,这就够了。他的脑子昏昏沉沉,像个干涸的池塘,判断力正在迅速蒸发,但他仍然机械地咀嚼那个词:温柔。

      “得了吧,我知道你想要,哪个omega发情的时候不是像条母狗,你要是有根尾巴现在早摇起来了,他们真该给你安条尾巴,毛茸茸的那种,不要金属的。”朗姆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“我们时间不多了,得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他的两条腿被架了起来,冷风穿过他,他颤抖了一下,像是被电流击中,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,朗姆洛开始恶意地,漫不经心地玩弄着那个湿润的地方,就像只老练的豹子逮住猎物总是不急于吃掉一样。

      “快点。”冬兵听见自己说,被自己的语气吓了一跳,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朗姆洛也许会被激怒,alpha都讨厌被人命令,更何况是被一个通常执行命令的人命令,这句话可能为他招来什么惩罚,但他体内的空洞急需被填满,这是眼下最残酷的刑罚,如果他还有力气,他会扯着朗姆洛的领子让他赶快完成他的职责,他不习惯浪费时间。冬兵动了动手指,却发现自己连拳头也握不起来,于是他又撑着补充了一句,“是你说要快一点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的嗓子哑得不像话,吐字却黏黏糊糊,像是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,然而预料中的一切都没有到来,他还在继续等待,继续遭罪,但他能感觉到周身弥漫的越来越浓郁的气味,像泄漏的可燃气体,充盈了整间屋子,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房间里划一根火柴,他们都会死。他的心跳快得吓人,牵动着某根神经,而他的下身则牵动着无数根,“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朗姆洛愣了一下,推门进来之前他没想到这个,冬兵正在发情期,但除了omega性的本能,超级战士还有不容忽视的战斗的本能,他以为这是场暴力的性爱,和从前几次一样会以他鼻青脸肿地草草解决问题收场,而眼下,资产正在求着自己操他。现在他没办法再耐着性子逗他玩了,他的老二正在抗议他的不作为,时间的确很紧迫,他开始庆幸身下躺着的是冬兵,如果换成别的omega,他大概会因为在前戏糟糕的表现被耻笑。

      “别担心,宝贝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他毫无预警地进入了冬兵的身体,入口已经足够湿润,不需要再浪费物资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冬日战士不可能是个omega,就算他曾经是,也早就应该不是了,九头蛇不会允许他们的武器是个omega的,要改造一个人的生殖系统不会比给人安上一只铁胳膊难到哪里去……”研究员忽然停了下来,他看向史蒂夫,“队长,你的朋友,我说的是巴恩斯中士,你难道不知道他的性征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改造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“九头蛇完全可以把他改造成一个beta ,不是吗?这种技术早就成熟了,我们都知道beta才是最适合的,就像工蜂。但冬……巴恩斯是个omega,这是不正常的,也许他们也许给他注射了大量抑制剂,也许他运气够好,冷冻的时间够长,他的热潮期从没在任务时出现,但这些风险太大了,九头蛇冒这个险是不合逻辑的,只剩下一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研究员顿了顿,他从史蒂夫的表情里读出对方已经了解了他的意思,但他还是接着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 “他们需要他是个omega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Cinthus约翰凯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约翰凯奇